從抗拒到養成靜坐習慣

阿芳從事過多年的社會工作經驗,對於身心靈成長課程的興趣一向濃厚,也勇於以自己的歷練來實驗。嘗試過許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後,現在的阿芳以規律靜坐的習慣所帶來的"身心清爽",在生活與心靈上為主耶穌及家人服務。其實阿芳早在七、八年前學過雅肯,那時未能規律靜坐,直到去年在為期半年、每月一次的M1課程裡,對雅肯靜坐方法的練習有了突破,而半年的課程期間也幫助他逐漸養成靜坐習慣。以下是他在上完課程後的分享:

M1對雅肯靜坐觀念有詳細且深入的探討,透過討論日常生活中靜坐時間的安排、靜坐中遇見的環境或家人的雜音、靜坐姿勢的變化、座椅的舒適度、以及情緒的變化,討論最久的是如何默念靜坐聲音,僅僅四個人所提出的樣貌及困擾卻很多,但也因為經過一次次的分享,得到澄清與進步。抗拒圖片

歷經6個月才結束的M1課程,在ANDY的帶領下,最熱門敏感的話題,是對靜坐產生的抗拒感,但也是他柔和地引導,大家逐漸地坦然說出感受,竟牢牢的養成我們靜坐的習慣!

每天消化一些生活中的壓力及負面情緒,會知道倒垃圾的重要,腦中空出了空間,整個內心就清爽起來了! 謝謝三位夥伴,謝謝ANDY,謝謝雅肯靜坐!      Hands Planting Small Tree with roots in a garden on green background

 

想要了解雅肯M1課程,請點選此處

嚴肅而慈祥的智者

2018靜坐營賀倫博士專訪

由於賀倫博士年事已高,他每一次的飛行來台,更顯彌足珍貴,況且台灣的靜坐團體不像北歐那麼龐大,賀倫博士跟我們的距離,相形之下,比較沒那麼遙遠,今年〈2018〉秋天的靜坐營,我們決定把握機會,鼓起勇氣,採訪賀倫博士。

得到賀倫博士應允的時候,內心實在既雀躍又忐忑,擔心我們根本不具採訪專業,面對他這位大人物,會不會把事情搞砸?而且我們準備了一些很直白的問題,他會不會拒絕回答呢?2018秋令營團照

我們顯然多慮了,賀倫博士接受採訪時顯得既包容又慈祥,對於所有問題都是來者不拒。我們知道大家對他所說的每一個字必定視若珍寶,決定照錄如下:

問: 是什麼原因使你這些年願意大老遠飛來台灣,親自給我們做教師訓練課程以及帶領靜坐營?

賀倫: 台灣有很精緻的靜坐團體,雖然不大但有很好的人參與其間,也有再大一點,或許可以再擴展一些的靜坐團體,而且還有區域性的年度靜坐營,這些都是我來到這個美麗島嶼的原因。

問: 經由這幾次靜坐營中許多靜坐者的提問,請問你對台灣靜坐者的觀察與看法?

賀倫: 這裡的許多靜坐者都是很認真的,而且都有長時間靜坐的經驗,這是非常好的,要了解這個靜坐法需要長一點的時間才能真正發現它的獨特性,剛開始學的人可能會對它有一些看法,但繼續下去之後,就會發現它的深度,這是開始的時候不容易發現的。在這個國家能夠有一群人了解靜坐更深的意義與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我會一再來到這裡的原因。步步小心活動照

問: 我們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在17歲就學習靜坐,而且在21歲時前往印度學習?

賀倫: 我的內在有一種精神取向,而學習瑜珈和靜坐使我深深被滋養,它喚醒我對這種生命樣貌的好奇與興趣,並看到內在生命的價值以及把它彰顯出來的意義。在印度的學習是很強烈的經驗,使我了解雖然我會繼續在學院內學習,得到學位、工作,但靜坐與瑜伽將是我人生的中心目標。

問: 你在印度曾經經驗到很難忘的事嗎?

賀倫: 印度有很多不同的現象,有許多靈性大師,其中有一些認真而真誠,使我了解到人有一種精神性的生命,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它,並漸漸確立及了解到我接下來的人生都要做這件事,我也漸漸對我自己的靜坐及與他人分享此學習有了新的領悟。在印度遇見的人裡面,有些人告訴我什麼不該做,有些告訴我它的價值,這些好或不好的經驗都很重要。

問: 你對於自己最早從印度得到啟發,後來又回印度教導雅肯靜坐,有一種歸根的感覺嗎?你相信人有前世嗎?

賀倫: 這並不特別跟印度有關而是跟人的存在以及人的本性有關,有些文化離此較近,有些離得較遠,但每個人內在都有此潛能,對我而言,印度雖然是個起點,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國家。我生下來就是個素食者,而且一直素食,這在我的國家是罕見而不尋常的,很多人因為健康或宗教的因素認為我將因此而生病或死掉,但結果並非如此。我二十一歲到印度時,發現大家都素食,不素食才顯得特別,這使我感到聯結,並領悟到在家鄉不被認可的生活方式,在這裡卻能被接納。靜坐和素食使得印度在我心中擁有重要的位置,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來自這裡的文化,它尊重你本來的樣貌。

對於前世,我不能說自己信或不信,而是對此保持開放的態度,很多印度人及其他人,因為我可以這麼快的進入素食、瑜珈、靜坐這樣的生活方式,就認為我跟印度應該前世就有關聯,這可能很接近事實,也可能毫無意義。但這些對我並不重要,我認為重要的是今生做了什麼,如果有來生,今生做的將決定未來會發生什麼。

問: 雅肯已建立完備的體系在許多國家協助個人的成長,你認為在哪些方面還需要加強?

賀倫: 第一、我們需要更多真正了解這個靜坐法最深刻價值的人。第二、我們已建立了教導的傳統,可以幫助人了解內在生命並得到成長,而通過書籍與教材則可增加我們對人性及傳統教法的了解。

問: 你有想過沒有你的雅肯會如何運作嗎?

賀倫: 是的,我的腦子充滿了對這件事的想法,雅肯現有的訓練系統已非常成熟有力量,可以提供雅肯繼續成長,但重要的是讓其他人了解雅肯的價值。人們很容易認為我不在,雅肯就無法繼續,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北歐及其他國家已有許多人對雅肯有很深入的了解,這些都可以幫助雅肯走得更遠。

問: 你認為台灣雅肯還有哪些部份需要再加強?台灣早已存在許多其他傳統的靜坐法,要如何讓人們知道雅肯的不同?

賀倫: 我想住在這裡的你們會更清楚需要加強的地方,但你們也要了解,人們對雅肯的興趣會像浪潮一般,有時多些,有時少些,總是來來去去。過去如何將來也可能會如此。我在挪威剛開始推廣雅肯靜坐時,當時的歐洲很少有其他靜坐活動,現在則有許多,其中有的不夠嚴肅,有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對一個初學者來說,很難分辨何者具有真正的價值。許多靜坐法都宣稱可以達到什麼效果,但長時間看來,有些靜坐法無法實踐他們的承諾,而雅肯則屬於能真正實現效果的這一類。秋令營活動照一

許多人想把靜坐跟宗教結合在一起,他們喜歡去寺院靜坐,而對雅肯靜坐法不感興趣,但在深層的意義上,雅肯靜坐法可以得到更多,但可惜的是人們常常因為情境買單而忽略了內容。

嚴肅的問題在此畫上句點,雖然這也是我們在跟其他人談到雅肯靜坐時常常遭遇到的困境,一個不追求奇幻境界而往內在深處一步步如實邁進的靜坐法,該如何讓更多人了解它的可貴呢?

但我們很快就進入較個人的話題,畢竟這個疑惑已經存在很久了,問到賀倫博士喜歡去雅肯附近的某家我們覺得很一般的素食餐廳這件事,他立刻開心地笑了,〈他很少笑,但笑起來真的溫暖慈祥如冬日陽光!〉他特別愛喝那裡的咖哩湯,直說它的味道是別處沒有的,連印度都找不到。〈關於賀倫博士愛喝湯這件事,我們在這次靜坐營也見識到了,用餐時間只見他幾回起身去舀湯,這讓我們有機會在他裝湯的時候跟他打個招呼,他也會親切回應哦!〉

問到他對台灣的印象,他一直說台灣每個地方都有它的特色與美麗,還直說我們真的很幸運能生活在這個美麗的島嶼上呢!

賀倫博士這次來台期間得了感冒,上課時一直咳嗽卻還是不中斷講課,實在令人掛念他的身體,於是好奇,若自雅肯退休他會如何安排他的生活呢?賀倫博士竟然微笑著回答:「我會從雅肯退休,那一定是因為我的頭腦或身體不能工作的時候,到那時,我也已經很老了……」夜間座談照

賀倫博士這番話,讓我們見識到一個人如何真誠的相信精神生活的價值,如何一直在自己所信仰的道路上前進,並毫無保留的與人分享,誨人不倦。

這次靜坐營,他對我們所提出的問題,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同於禮記所說的小叩小鳴,他對我們往往小叩大鳴,就好像我們膽怯的問了楊柳,他卻給了我們一整個春天。

賀倫博士是以平靜而幽默的態度回答這個最後的問題,仔細想想,這不就是左傳所說的生死以之,以及日本武士道一生懸命的精神嗎?但且慢,再怎麼生死以之,一生懸命,賀倫博士早已用輕鬆的心靈態度面對它了!

 

採訪: 韓麗娟、張智傑  2018.11.10

記錄: 韓麗娟

於雅肯靜坐2018秋令營 – 宜蘭礁溪忠恕會館

 

又,2019新春二月裡有多次可以參加團體靜坐及其他活動機會喔,詳情請點選此處 。

初識廬山真面目

雅肯靜坐簡單易學,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卡住。本文採訪10年前與雅肯靜坐擦肩而過的Vicky,是如何峰迴路轉,初嘗靜坐的甜蜜滋味。感謝她的坦誠開放!

問:如何知道雅肯靜坐的?

答:十幾年前我在教師研習中心上了初級班,當時是艾老師上的課。那時候我對靜坐沒什麼心得,坐著聽課一整天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收穫,唯一有印象的是對艾老師的中文發音用字精準十分佩服。

我應該一直有在雅肯的學員名單裡,所以會知道雅肯的活動和課程,知道有西班牙、挪威等國際營,每次看到都很心動,但仔細想想我只是想去玩,並不是想靜坐,所以從未付諸行動。

 

問:這次為什麼會決定來參加靜坐營?

答:最近我有想要改變自己的渴望,因為我知道在很近的未來,我會碰到很多困難和挑戰(我自找的),我需要強化內在的力量,讓我能改變目前還太脆弱的心靈。當初考慮要來參加靜坐營,也就是想想而已,其實也不知道要來做什麼,一個星期對我來說,工作安排是很困擾的,於是就放著沒做決定。但是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裡,有一天我問自己,工作其實是可以事先安排的,但我真的想去嗎?於是就去信詢問如果只能參加四天可以嗎?之後華婉和素珍持續來電鼓勵我參加,於是我在半推半就之下成行。謝謝她們的臨門一腳。

春令營迴響曲

問:來參加靜坐營有什麼期待嗎?

答:我這次來靜坐營,是帶著兩個不奢望能達成的可有可無的期待:一、我想改變我的個性。很多時候,別人一個眼神、我講完話後看到別人的反應,都讓我感到有壓力,擔心會不會讓別人不高興、有沒有冒犯到人,或是意思被曲解。我覺得自己這樣很無聊、浪費能量,別人怎麼想我怎麼知道,就算他要這麼想也是他的事。雖然理性上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是心理上,我就是沒辦法不去有這些感覺。我非常不喜歡這樣的個性,因為一直給自己製造壓力,而壓力需要出口,最後這出口往往就出在我先生身上,他雖能因理解包容而願意逆來順受,但我對他實在抱歉,而萬一這些壓力造成他身體不好,我一定會後悔自責。

二是因為我正在創業,跟英語教學有關。等我把對英語教學的批判與提出的創新公諸於世,一定會有人贊同,也一定有批評的聲音。我擔心到時候萬一被攻擊得很慘、或出現網路霸凌時,自己會不會因不夠堅強而無法招架。因為敏感,也許不見得是很大的事,會一直在心裡反覆出現,揮之不去。所以我想也許靜坐可以幫助我。我曾讀過一些靜坐的書,覺得靜坐或許可以幫助我解決這些困擾。

 

問:你看了一些有關靜坐的書,為什麼選擇雅肯靜坐呢?

答:我選擇雅肯靜坐的原因是,我是一個熱愛教學的英語老師,一直用實驗和心理學的理論在開發我的教學系統。如果學生學不好,多是心理上的障礙,而非能力上的困難。雅肯靜坐是我所知道唯一以心理學的研究為根據,是心理學家賀倫博士踏著先人的成就研究出來的。我本來就不喜歡有宗教色彩、或崇尚膜拜師父的靜坐法門,所以雅肯成為我入門靜坐的唯一選擇。

 

問:經過幾天的課程,也開始長時間靜坐,有什麼體驗嗎?

答:我有慢性失眠問題已經很多年了,最高有連續五天躺整晚睡不著的紀錄,對我的日常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每周的休息日是星期四。我和先生每星期四都會六、七點起床,爬四十分鐘的山去瑜伽教室,上一個半小時會令我大汗淋漓的瑜珈課,再去買菜,約中午才回到家煮飯。這樣的體力消耗總是讓我在當天下午有一個深度的睡眠(其它天我不睡午覺),那是我一周之中唯一睡得好的時刻。在靜坐營中,我第一次半小時靜坐時,一直在睡覺,第二次的半小時還是一樣,因為我以為靜坐時睡覺是「昏沉」,想著大老遠跑來這邊坐在椅子上打盹到底是在幹嘛,有些懊惱,但是賀倫博士說靜坐睡著很好,代表你很放鬆。在第三次(長時間)靜坐時,在床上靜坐的我,還是頻頻被自己睡到下垂的頭吵醒,心想,既然那麼想睡就躺下來好好睡吧,結果我的睡眠狀態跟我週四體力透支時的熟睡感覺一樣,深沉的休息,讓我醒來時像打了點滴一般補充了體力,看看時鐘,我也才睡了二十分鐘,這讓我體驗到雅肯靜坐的確具有非凡的放鬆身心的效果。

坐圈圈

問:還有其他對自己的觀察或感想嗎?

答:在靜坐營裡,每天晚上有賀倫博士講座時,我都很聚精會神地聽,無奈自己對靜坐的體會和認識連粗淺都談不上,所以無法完全地理解吸收。對於靜坐可以深入到潛意識,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所受到的點點滴滴的影響和傷害,能慢慢觸及、慢慢消化、改變個性,讓自己變得更好的過程,雖心嚮往之,但我想那是遙不可及的,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但沒想到在我結束靜坐營的第一周就發生了。

第一是以往在和先生討論創業的事,我常常在他還沒把話說完,我就自以為知道他想說什麼而不耐煩地打斷並提出批判,讓先生很受傷,但靜坐營回來的第四天,當我們又一起討論創業的事,先生說我變了。他說我用專注和微笑的表情凝視著他,用鼓勵的眼神讚許他的點子卻沒有打斷,讓他可以從頭到尾暢所欲言,讓他感覺好極了,也願意說更多。

第二是我有幾個難搞的學生,其中讓我教得最累的,是一個有輕微的自閉症和情緒方面問題的學生,不管叫他做什麼,他都說不要,讓我壓力很大。靜坐營回來之後上他的課,他又拒絕做我要求的活動,慣常發生在我胸口的壓力痛感居然沒有出現。我只是平靜地告訴他為什麼需要做這個練習,並一直重複,直到他順服。我終於了解教育書上說的「溫柔而堅定」的語氣和態度是什麼意思,我居然自然而然地做到了,而他也莫名其妙的變得聽話配合了。

一步步圖片

第三是自我從靜坐營回來,再也沒有失眠過,希望可以持續。看來每天起床前半小時的靜坐,似乎起了良好的作用。

 

 

問:還有其他想分享的嗎?

每晚講座盯著賀倫博士,看著他那又大又亮形狀很漂亮的頭,像一顆發亮的燈泡,總想著他怎麼可以那麼聰明,那麼有智慧,照亮人們深邃神秘的幽暗內心。而我又何其有幸能聆聽到他那些在那裡都聽不到的洞見。想一想五十年來他將他的研究無私奉獻,分文不取,自掏腰包,舟車勞頓,馬不停蹄地到世界各國教導人們雅肯靜坐,我想我也要成為他的鐵粉了。當然,沒有艾皓德老師的奉獻就沒有台灣雅肯,還有春熹老師以及其他我認識或不認識的志工們齊心協力不求回報的付出,真的很令人感動。如果沒有來參加靜坐營,和大家在一起,密集而深入地體驗和解惑,我可能不會有如此多的收穫,八成很快就會放棄靜坐。對於這次雅肯靜坐營的每一份子,真的有道不盡的感謝。

一直期望有一天,自己能成為一個自由自在心無罣礙的人,心中能無比寬廣無比清明,雖然不知道要幾輩子才能企及,但是雅肯強調的輕鬆的心靈態度,初識時覺得虛無飄渺,難以拿捏,但by just do it,就讓我不費吹灰之力的體會到了。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我知道規律的靜坐,會是我向自在之路邁進,最輕鬆的選擇。

希望更多人能和我一樣,能收獲到雅肯靜坐的美好。

 

提醒:靜坐營結束後,有問題可以隨時跟輔導老師聯絡,也歡迎多參加學會每月安排的長時間靜坐+輔導、不定期開的M1、M2進階課程。台灣雅肯的大門永遠為走在認識自己路上的您敞開!

 

採訪暨記錄:李苓熙 2018.11.15

雅肯靜坐2018秋令營 – 宜蘭礁溪忠恕會館

又,2019新春二月裡有多次可以參加團體靜坐及其他活動機會喔,詳情請點選此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