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的心靈交會

對自己內心有多接納,對生命開放的窗口就有多大

~ 記2021遠距秋令營

作者: 白嘉玲 特色圖片: 開向世界的窗口 攝影: Romain Pontida (flickr)

疫情,改變了很多人們互動的方式,拜現代科技之賜,雅肯遠在挪威的老師們,在無法橫越大洋親臨現場的限制下,仍可透過網路在線上與我們相遇。

台灣雅肯首度的線上靜坐營,就此展開。

因為是首次,所以在五天四夜靜坐營開始之前,志工們的線上工作會議已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直到所有流程都被詳細討論過,才能較安然的開始。感謝雅肯的志工們總是像鴨子划水般地默默做著該做的事,成就一次又一次的活動與圓滿。

線上的心靈相會 攝影: Joy Lu

此次靜坐營採取全程線上進行,但靜坐地點分成兩組,一組在自己安排的場所,另一組是仍想感受實體課程的夥伴們,在陽明山聖佳蘭修女院。雖然是線上靜坐,但該有的活動一樣都沒少,包括早上的瑜珈、3小時的長時間靜坐、靜坐輔導、散步聊天、夜間座談和聯誼活動一應俱全,甚至還多了臨睡前的自由聊天室,豐富性一如實體靜坐營。

開幕式的晚上,艾老師就以 ”自然心靈活動” 和 ”自我心靈活動” 兩者間的關係切入,幫助學員們了解它們不是分開的,而是要彼此和諧並存。不論當下是舒適輕鬆? 抑或坐立難安? 全都是雅肯靜坐重要的部分。靜坐聲音是提高我們敏感度的一個工具,默念的方式要盡量不干擾當下出現的心思意念或情緒,讓靜坐中的自然心靈活動更自由;而自然心靈活動雖然要自由,但也並非完全不受默念聲音的影響,如何讓兩者彼此接納、和諧共存,是雅肯靜坐看似單純實則幽微深邃的重要歷程。靜坐中不論出現怎樣的內心波動,就帶著這些自然流動的所有,繼續做著該做的事——溫和地默念靜坐聲音。一旦養成這樣的態度,帶到生活裡,就意味著不論生命發生什麼,不管情緒如何高張,我們仍能帶著當下的一切,如實去做該做的事。

生命不會完全照我們期待的腳本發展,總有太多的意外或不如預期,我們對自己內心有多接納,對生命開放的窗口就有多大,雅肯靜坐的影響,會如漣漪般地由內往外擴散,箇中微妙,真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當靜坐中出現 “自然忘我”,也就是被自然心靈活動佔據而忘記要默念靜坐聲音,此時,可能會觸及我們個性較深層的部分,所謂的深層,未必和出現的內容或情緒有關,更可能是碰到連我們自己都不清楚的障礙,而產生坐不住的抗拒感,或者會不自覺的陷入專心默念聲音的態度,當我們意識到這種狀況,最好的應對就是盡量輕鬆溫和的回到靜坐聲音,學習以柔克剛。

靜坐營的長時間靜坐,是學習以柔克剛的好機會,因為時間長,自然心靈活動可能會和靜坐聲音衝撞,而產生強弱之間的彼此競爭,當自然心靈活動較強烈,我們要做的不是抗拒強者,但也不必被它吞噬。而是試著與其並存,練習與之妥協,讓強者自行趨緩,強弱漸趨和諧。這需要時間,所以靜坐營或雅肯學會的長時間靜坐是很值得參與的經驗。從靜坐中的練習進而延伸到生活,漸漸的,我們也能跟自己個性中較強和較弱的部分妥協,釋放彼此競爭的張力,讓心理騰出更多空間去發揮潛力,創造更積極的生活與人際關係。

蚌殼中的珍珠

長時間靜坐後的團體輔導,透過言語呈現靜坐中的體驗或問題。有時候這是一種挑戰,考驗我們有多接納真實的自己,也考驗自己究竟有多信任別人。坦露自我猶如蚌殼打開自己的殼,展現脆弱的內在是有風險的,任何一粒細沙都會讓自己痛徹心扉,一旦太痛就會緊閉雙殼。但有時候,冒險也會帶來極大的成果,言語的表達或許有其限制,或許會因美化而略失真實,但透過輔導老師的回應,心領神會之餘,會對自己有更多的看見,如果夠誠實,也會更坦然地接受自己的缺憾,帶著這樣的自己繼續走未來的路。別忘了,蚌殼中粗糙的沙子,在歲月的累積中會變成珍珠。

蚌殼中粗糙的沙子,在歲月的累積中會變成珍珠 攝影: Dianne (flickr)

客製化的座談

靜坐營的夜間座談,是汲取雅肯精華的重要時刻,賀倫博士總是能針對學員們的各式提問侃侃而談,從靜坐中出現的顏色、靜坐中如何面對環境的干擾,靜坐對年輕人的幫助到權威議題的探討,以及自覺靜坐失敗的感受等等。賀倫彙整了大家在靜坐中的狀況,集結成座談的內容,這種量身打造的 ”客製化” 座談,跟一般純理論的講述很不同,因為整個內容都緊扣著我們的親身經驗,例如當我們自覺靜坐失敗,背後可能有期待靜坐成功的念頭,一旦沒如預期就有挫敗感。也有可能是生命議題中 ”自覺失敗” 的感覺藉此浮現,可能會有較強烈的情緒和眼淚。我們可以試著讓靜坐聲音與這些感覺並存,並放掉預設的期待,把失敗感視為一般來來去去的自然心靈活動,不必強化它,即使內在有聲音說:「你不會成功的」,也請不要聽從它,只要你不相信這種後設思想,它就無法影響你,你感覺失敗並不等於你真的失敗。靜坐中出現的任何想法或情緒都沒有好與壞之分,是我們的思維讓它們成為好的或不好的,當心理結構改變,我們看待人事物的態度也會隨之不同。

滴水穿石

雅肯經由靜坐歷程中來來去去的自然心靈活動消化殘餘,也透過靜坐輔導中的言語消化殘餘,此外,還有靜心瑜珈消化身體的殘餘,它對全人的幫助是在漸進隱微的過程中緩慢進行,只要願意每天規律的靜坐,或許在某個你不經意的片刻,會感受到這滴水穿石的巨大力量。不論是年輕人對生命目標的追求,或是中老年對人生的接納,在雅肯,相信或多或少都會有所幫助。

賀倫博士提及 :「雅肯改變我們生命的,不是哲學或心理學的討論,而是我們靜坐中 ”做” 什麼。」思想和信念本身不會帶來改變,重要的是內心做什麼,才是改變的核心。

放眼世界,熙攘人潮中,願意用靜坐成長的人不多;而在眾多靜坐門派中,願意用雅肯靜坐的人更少,幸運如你我,能結識於雅肯,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機緣,願我們在靜坐中看見更多的自己和別人,用更真實的面貌走下去。

已是雅肯靜坐者嗎? 歡迎參加即將於5/13周五下班後開始的週末營,週末每天三小時的長時間靜坐及之後的分組輔導、walk and talk,靜心瑜伽、團體靜坐、夜間座談、聯誼活動,樣樣俱全,透過量子間的互動撞擊,即使是線上,依然產生彼此身心連結,帶來力量。詳細課程資訊,請點選雅肯週末營2022.5.13~5.15

或者這個夏天來北歐參加為期一週的夏令營(附有初級課程)。

還沒學過靜坐冥想嗎? 請點選學習雅肯靜坐法,填寫你想要上課的時間,我們會盡快與你聯絡。 

作者: 白嘉玲

靜坐者Veronika 遇見後設思想

Veronika 是位挪威雅肯靜坐者,住在卑爾根。於 2012 年學習雅肯靜坐法,目前的她經過教學訓練,自 2021 年起成為靜坐老師,是雅肯眾多志願性工作者之一。她是挪威年輕作家,也同時是環境治療師。環境治療師係為需要被治療或照護的人們規劃日常生活,促進他們掌握日常生活的能力。遇見後設思想兩首,是她參加三週加深靜坐營後寫下的。

遇見後設思想兩首

 by Veronika Erstad

~遇見後設思想之一
~遇見後設思想之二

想學雅肯靜坐嗎? 雅肯靜坐法以現代心理學發展為基礎,與宗教無關、無須盤腿、無須排除雜念,簡單易學,五人就可成班開課。請點選學習雅肯靜坐法,填寫你想要上課的時間,我們會盡快與你聯絡。 

已是雅肯靜坐者嗎? 歡迎參加近期週末營預訂於5/13-15,更多詳細課程資訊,還請稍等,或與雅肯學會聯絡(02-23623447),或者夏天來北歐參加為期一週的夏令營(附有初級課程)。

作者: Veronika Erstad 翻譯及編輯: 呂春熹 特色圖片: 遇見 攝影: 陳清文

凹與凸

雅肯靜坐法的效用在於日常的靜坐,然而長時間靜坐能促進靜坐法的熟練,使日常靜坐感到跳級式的進步,並加強靜坐效果。因此每年雅肯位於挪威及瑞典的靜坐中心,有著靜坐時間從3小時以上,至50小時不等的夏令營、深度營及加深營。長長的靜坐時間裡,遇上後設思想的機會比較多。

雅肯靜坐者都蠻清楚什麼是後設思想。後設思想是靜坐過程裡出現的判斷,例如: “我總是做得不夠好”、”這靜坐真是令人喪氣!”等等的自我對話。故而,我們需要能覺察這後設思想,無論是靜坐裡或生活中,了解它們只是反映出個人潛意識裡是怎麼看待自己,也就是所謂的”自我的意象”。尤其是在我們對自己做某件事情不順利,或對自己表現不滿時,這個自我意象很容易悄悄地出現,從背後批判自己,讓我們陷入不自覺的低自我意象。

然而從生活中實際經驗裡,我們常常會不自覺地粉飾過往的歷史,或避免去想那些曾讓我們難堪、挫折或失敗的事件,盡量讓自我感覺良好。這種高自我意象,通常是不自覺地為了補償低自我意象而出現。這樣的心理過程,通常是在潛意識裡發生。但其實,這也是生存的本能,為了保護自己,否則老是記得這些令人不自在或不愉快的事情,我們的日子就很難過下去。

圖一: 凹的自我意象

問題是,如果我們無法敏銳覺察這種心理過程,在生活中常常不是自我感覺良好,就會在遇上挫折時,很快就陷入對自我的不滿,但自己不清楚為何老是如此高高低低的? 造就了所謂”凹”的自我意象(如圖一),這樣的自我意象是失衡的。

持續規律的靜坐練習,可以培養我們內省的敏感度,靜坐裡後設思想出現時,就有能力覺察到它們,了解它們不是全部的真實,並且以較能接納的態度,面對它們。逐漸地,這樣的心靈態度能反映到實際生活中,能與過去不滿的自我部分,逐一和解接納,也能更接近真實的自己,無須以高自我意象來補償低自我,原本凹的自我意象調整為凸的(如圖二),從而生活裡也更平衡踏實。

圖二: 凸的自我意象

想學雅肯靜坐嗎? 雅肯靜坐法以現代心理學發展為基礎,與宗教無關、無須盤腿、無須排除雜念,簡單易學,五人就可成班開課。請點選學習雅肯靜坐法,填寫你想要上課的時間,我們會盡快與你聯絡。 

已是雅肯靜坐者嗎? 歡迎參加近期週末營預訂於5/13-15,更多詳細課程資訊即將來臨,請稍等候。也可與雅肯學會聯絡(02-23623447),或者歡迎你夏天來北歐參加為期一週的夏令營(附有初級課程)。

作者: 呂春熹 特色圖片: 心梅初開 攝影: 陳清文

首次參加遠距週末營

兩年前學習雅肯靜坐法的Fenya Su於今年十月參加了她首次長時間靜坐營- 雅肯北美遠距週末營。對於她自己最後決定參加此遠距營,深感慶幸。下面她的心得涵括: 活動前的準備、實際遠距的運用,提供了很棒的經驗,可供有意參加遠距營的靜坐者參考。

北美雅肯剛剛於十月下旬舉辦了第一次的遠距週末營,住在加拿大東岸的我有幸參與了這次活動,在北美志工群用心的規劃之下,三天課程圓滿結束,個人獲益良多。得知台灣雅肯即將於十一月舉辦遠距秋令營,應春熹邀請在此分享心得,供台灣學員參考。

看著女兒作畫的Fenya 攝影: Fenya兒子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雅肯的長時間靜坐營,參加前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的忐忑不安。一方面是當時的我已中斷靜坐三週,又從未嘗試三小時長時間靜坐,不確定自己是否能順利地與靜坐聲音共處;另一方面,練習雅肯二年多來從沒機會參加靜坐營,一直期待能有機會參加,卻因疫情關係無法成行。雖然歐洲已舉辦好幾場口碑不錯的線上靜坐營,但因為時差的關係無法配合。這次終於有適合自己時區的機會,當然得好好把握。

信任、開放、專注的互動

這次的北美靜坐營有三位來自挪威的資深講師以及一位現居紐約的講師。學員共有十位,其中四位來自北美東西岸不同時區,六位來自歐洲不同國家,性別分布上男女各半,年齡則分散在20歲到60歲區間,學員組成在各面向上相當多元。為期三天的週末靜坐營,共有兩次的三小時長時間靜坐,每次靜坐完除了有分組輔導(guidance group)外,還有座談會(seminar)及一對一談天(buddy talk)。

在每次的三小時長時間靜坐結束後,學員回到線上(zoom)集合,由主持人簡短說明後進入分組討論(breakout room)。我們這組有一位帶領老師及四位學員,螢幕畫面切割成五個視窗,每位學員均開啟視訊並端坐在鏡頭前,別人發言時也能保持專注並適時地給予回饋。我自己本來在參加活動前對線上的討論方式存疑,擔心遠距形式會失去面對面的真實感而有礙學員間的開放討論。然而實際參與後,我發現breakout room提供的切割畫面給予老師及每個學員同等比例的顯示,每個人的臉部表情比親身討論更能清楚的展示在螢幕上,非但沒有影響學員間的互動,反而是在所有參與人員都開啟視訊的基礎下更有助於討論時的信任及專注。

兩個晚上的座談會進行方式也很有趣。先由zoom軟體將所有參與人員及老師群隨機分三組,各組利用五分鐘討論希望老師談話的重點或想要請教的問題,帶領老師再由這些提問中發表談話。談話後再次的討論相當熱烈,形式上不像是以往國際雅肯舉辦的Webinar(網路研討會)中由演講者自訂題目的訊息傳遞,比較像是開放性的座談會,有更多的互動及討論。我想這是因為所有學員都開啟攝影機,畫面上清楚顯示每個人的頭像,對講者而言,能更清楚的看到所有參與者的細部表情,對聽者而言,也由於視訊的臨場感使自己更專注。

夜間座談的啟發

在團體談話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學員提問要如何知道自己達到了輕鬆的心靈態度(Free mental attitude)?老師以翱翔的老鷹作為譬喻,老鷹順著氣流展開翅膀滑行,是完全不費力氣的。不論氣流是強是弱是順是逆,老鷹就只是展開雙翅、以最省力的方式順著當時的氣流翱翔著。氣流如同我們的心靈活動,老鷹的翅膀就像靜坐聲音,而自由翱翔的狀態不正是輕鬆的心靈態度?多麼精妙的比喻!試想若老鷹不顧氣流狀態而反向逆行,勢必要花費更大的力氣且可能徒勞無功,這不就是我們常常想要控制心靈活動而出現的煩燥疲累狀態嗎?

攝影: samimhasan007

這次的靜坐營,讓我重新溫習了雅肯靜坐的原則及要領,這些看似簡單的原則常常在靜坐一段時間後忘記,需要再度透過老師的帶領下自我提醒。長時間靜坐後的輔導,領航老師在學員的分享中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協助學員們詮釋各自心中的困擾,帶領學員進一步涵容(Contain)自己。更難得的是學員之間互信下給予彼此的回饋,來自資深學員對新學員的經驗分享,資深學員也能從新進學員的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進而發展出涵容的能力,這對我個人來說是非常大的收穫。最值得開心的是,在這次週末營後,我又重拾規律的雅肯靜坐習慣。

雅肯遠距活動指南

另外在此次的遠距活動中值得一提的是一份長達三頁的課前指南。文件中鉅細靡遺地列出個人事先準備工作及注意事項,包括靜坐營期間如何減低外界的干擾、避免使用手機、社群軟體、電子郵件;與同住家人事先作好溝通並分享活動時間表,商請家人在這段時間內給予隱私並保持安靜;安排獨立的靜坐空間環境、舒適的坐椅;為尊重老師學員及保持良好互動,在線上視訊時應全程出席、不遲到早退;討論過程中不要任意移動並避免有家人在旁影響到討論品質。

對我個人來說,這些注意事項中最傷腦筋的就是要請家人在這段時間保持安靜。我有二個分別是9歲、15歲的小孩,週末是他們與朋友(激烈地)玩線上遊戲、聽(極大聲)音樂的時間,要他們保持安靜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幸好有先生、好友的協助,星期六幫忙帶孩子外出活動一整天,就只剩下週五半天、週日全天需請孩子控制音量。我在孩子的書桌前及廚房冰箱上分別貼上活動時間表,特別用螢光筆註記需要他們特別安靜的時段。活動前一週就開始預告,前三天再次提醒,活動前一晚最後柔性勸說,深怕這群猴子(誤)當天大鬧天宮。結果令我意外的是,三天活動下來孩子們竟然都能在註記的時段裏保持安靜,連本來咚咚咚的走路聲、碰碰碰的關門聲都沒有,這簡直是神蹟!我想是他們深感靜坐後的媽媽變得比較溫柔慈祥,所以願意努力配合吧(笑)。

我看了一下這次台灣雅肯的遠距秋令營的活動說明,其中與北美營最大的不同是提供學員在自家靜坐以外的選擇,志工群貼心地規劃位處陽明山幽謐的靜坐場地,除了能讓學員擁有獨立的靜坐空間,還可以與其他學員互動,共享山林間的散步談心。最令人羨慕的是每晚與創辦人賀倫博士的線上座談,這也是北美營中沒有的VIP享受。建議還沒有機會參加過靜坐營或者是像我之前一樣已暫停雅肯靜坐練習的學員們,好好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祝福大家都能像天空中的老鷹一樣自由地展翅翱翔。

作者: Fenya Su  特色圖片: 落羽松林 攝影: 陳清文

已學過者每年至少一次參加一週營,對促進靜坐技巧及效果的助益甚大,特別推薦近期長時間靜坐活動: 雅肯秋令營2021.11.11~11.15

想學雅肯靜坐嗎? 想學雅肯靜坐嗎? 請點選即將於11/29開課: 遠距初級週一晚上班

靜坐人生(下)

長時間靜坐的輔助

如果只在家日常靜坐而沒有參加長時間靜坐,似乎效果就有限喔!

前面提及雅肯靜坐系統的三要素,其中的靜坐包括日常靜坐、長時間靜坐等等,而日常規律靜坐是帶來改變契機的最重要因素,如果要以數值來表示,可以說是,佔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重要性。

但是,首先我們都很清楚,保持規律靜坐習慣是不容易的,再則,因為日常生活條件的限制,每天規律靜坐需要較長的期間,才能感到中長期(也就是壓力管理或個性改變的)效果。所以雅肯定期辦理的團體靜坐或靜坐營等長時間靜坐的機會,主要是幫助靜坐者促進技巧,尤其是持續幾天的靜坐營,一切安排都是為了靜坐促進技巧與效果。又因為縮短了中長期效果所需時間,也可以鼓舞靜坐者每日規律靜坐的動機!

回到初心

許多人當初選擇雅肯靜坐法,是因為這個方法與宗教無關。

但是請不要誤解所謂的"雅肯靜坐與宗教無關",並不表示它達不到存在的層次(或稱靈性的)*;這部分需踏踏實實地規律靜坐多年後,才可能觸及或感受到,而且是自己親身體驗。只是在一段長時間裡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日常靜坐,自然不及觸動人心的宗教或美好的心靈境界來得吸引人,因此,能夠日復一日,無論腦波是α、β、γ,或或者多巴胺分泌多寡,都順其自然,而能踏踏實實的靜坐,確實是人生很大的挑戰,蠻多人都卡在此關上。

與宗教無關,意謂著每個人的生命是獨一無二,無論是生命或靜坐過程的體驗也是獨一無二。自己的生命是要自己負責,我們無法仰賴某個人或物的能力,或複印同樣的經歷或體驗。縱然,我們遇上世界上最棒的精神導師,他還是無法為我們而活,精神導師或宗教上師的悲天憫人的胸懷,是我們所欽佩的典範。我們需要典範,只是典範的啟示,畢竟只是我們頭腦的認知(大腦裡掌管認知功能的區域,與行為實踐的腦區是不同的)**。最終每個人還是要自己去一步一步地去體現。在想要向上提昇前,能先腳踏實地(down to earth)。

生命是需要自己一步一步去體現 攝影: 陳清文

與宗教無關,並不代表雅肯靜坐者是無神論者,或反對宗教者。相反的,雅肯靜坐者裡有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宗教或信仰,這些靜坐者從自己靜坐中的體會,得以更深入了解自己宗教教義或信仰的真正涵義,相輔相成,以至實踐。

把靜坐嵌入我們的生活裡,是用來促進行為的實踐,是腳踏實地的,讓我們理性認知與行為實踐達到平衡,讓我們有機會認識真實的自己,返回初心;是實實在在的人生,真正促進個體與群體生活與生命的美好! 

*存在的,existential 一詞較為中性,*靈性"一詞卻是已被廣泛使用,每個人講著此詞時,腦海裡都有自己的意涵指向。雅肯靜坐的中性,就是為了避免指向,避免限縮每個人的體驗空間。

**腦部有掌管理性認知功能的所謂新皮質區,也有原始腦區,掌管生存本能與情感等下意識反應。

作者: 呂春熹 特色圖片: 天人合一 攝影: 陳清文

已學過者每年至少一次參加一週營,對促進靜坐技巧及效果的助益甚大,特別推薦近期長時間靜坐活動: 雅肯秋令營2021.11.11~11.15

想學雅肯靜坐嗎? 想學雅肯靜坐嗎? 請點選即將於11/29開課: 遠距初級週一晚上班

靜坐人生(上)

請進一步訂閱靜坐文化最新文章:

靜坐人生(上)

每次初級班結束,大家即將各自東西之際,身為帶領者的我,衷心祝福著這些同學的"靜坐人生"順利開展。用靜坐人生來描述之後的生活,是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如何把靜坐嵌入自己的日常作息。另外還有的就是,如何突破靜坐瓶頸,尤其是靜坐一段時間後,會出現的,也往往是我忐忑地期待著同學們會有的明顯化過程。因為雖然面對明顯化過程,是靜坐的一大挑戰,但也是我們人生(生活+生命)進步的里程碑。

帶著複雜的心情,在靜坐教學路上走了20多年的我這次終於把近年來心中醞釀的一些感想,訴諸文字,除了回應給剛結業的同學,也希望給已學過稍有靜坐經驗的雅肯靜坐者,感謝我們大家一路走來,在初級班的五週以及結束後的成長路途上,彼此幫助,並提供自己的靜坐歷程給彼此諸多啟發。更要祝福所有的靜坐者,在靜坐人生的路上,成長圓熟!

初學迷思

初級課程裡有許多人會對靜坐有些迷思,而且在初級課程已近結束之際,甚至稍有經驗的靜坐者,還是對這些耿耿於懷,無法放開。

靜坐裡大多數時間都是睡過去的,看來要嘛是我太混了,要不就是這方法不適合我吧

在靜坐裡睡著或打瞌睡,是靜坐過程裡的自然心靈活動,是靜坐的一部分,是要允許它發生的。這部分大概是雅肯與其它靜坐方法,或一般人對靜坐冥想的刻板印象,存在著很大的不同。不管上課裡已強調多少次,我們初學回家靜坐,總還是對老是睡著的自己很不滿意,或者懷疑自己的做法不正確,更甚或是雅肯靜坐法的不合適。

其實靜坐裡的睡著,具有很大的意義。首先是,靜坐裡的睡著是可以讓今日忙碌異常、身心疲乏的自己得到消化這些殘餘的機會,而且獲得的是深層放鬆,比同樣用20或30分鐘躺下來睡覺所恢復的精力更快更顯著。這些效果已是很多雅肯靜坐者的很快就經驗到的。

另外,有人說,但是靜坐前我並不覺得疲累,也沒有忙碌,但靜坐裡還是睡著。其實就像是新生嬰兒,因為每天裡腦子接受很多訊息,所以每天裡間隔一段時間就需要用睡覺來停止接收太多的新印象。靜坐裡的睡著也是因為靜坐者深層心理結構開始鬆動,而潛意識裡對此有所抗拒,首先會帶來的效應就是讓自己睡著。在睡著中,讓消化殘餘的作用自主進行者,還有什麼比此更受歡迎的靜坐歷程呢!

正確的靜坐不在感覺、狀態,而在於靜坐裡"做"了些什麼?

靜坐就是要能靜下來,但是我的靜坐裡總是一大堆雜念,靜不下來,這樣的靜坐恐怕一點也不放鬆!

與此迷思類似者,還有下列幾個: 

靜坐裡如果能感覺到幸福感,就那次的靜坐而言,是較有品質的靜坐吧!

我靜坐裡一點都不覺得放鬆,不放鬆就沒辦法消化殘餘啊!

雖然初級課程裡,帶領者一再強調: 正確的雅肯靜坐不在於靜坐過程裡的感覺、狀態,而在於靜坐裡我們"做"些什麼!  但是初學者還是很不放心,或者會用自己的方式或觀念去調整。這裡的"做,指的就是雅肯靜坐法本身: 「以輕鬆的心靈態度,反覆默念聲音,過程裡被自然心靈活動帶走,是靜坐的一部分,想到時,就輕鬆地柔和地,把注意的焦點輕輕放回聲音,繼續默念。」

就只是如此簡單,只要能這麼做,消化殘餘的作用就自主地(是腦子的認知功能沒法意識到的方式)產生。因此,靜坐裡"感覺"到平靜與否、幸福與否或放鬆與否,與雅肯靜坐法的正確性無關,也與消化殘餘的作用無關。反過來說,靜坐裡一路煩躁,確實是很大的挑戰,但不代表我們的靜坐沒有效果或做得不好,更進一步說,是因為我們靜坐做對了,所以產生了潛意識裡抗拒改變的煩躁、坐立不安。

既然是潛意識,所以我們莫名所以,"未知"讓我們更容易煩躁或擔憂,此時,最重要的是,是盡可能的程度去保持所謂的輕鬆的心靈態度,來貼近那個煩躁不安,以貼近的方式(而非保持距離或第三者的角色)來覺察自己是怎樣回去默念靜坐聲音。更好的則是,靜坐後,與帶領者聯絡安排靜坐輔導,談談這樣的靜坐經歷,往往能找出造成矛盾效果的癥結,或是帶來某種啟發,調整回來正確的靜坐技巧。(待續)

請點選靜坐人生- 中,繼續閱讀。

作者: 呂春熹 特色圖片: The flow of life 攝影者: 陳清文

(此"靜坐人生"一文稍長,因此分成上、中、下單元。此單元談及其中兩個迷思及破解,下個單元將對此提供經靜坐者同意分享的案例,可以使我們更具體了解靜坐所帶來的效益。請在訂閱框框留下電子信箱,即時收到最新文章)

請進一步訂閱靜坐文化最新文章:

想學雅肯靜坐嗎? 請點選近期課程: 遠距初級週一晚上班

推薦已學過者每年至少一次參加一週營,對促進靜坐技巧及效果的效益甚大。請點選近期一週營: 雅肯秋令營2021.11.11~11.15

2021的秋令營

今年是台灣雅肯成立35週年。在學習了這個北歐來的靜坐法的第八年,也就是2003年,我與其他10位台灣的靜坐者終於遠征至北歐參加一週長時間靜坐營,因為當時在台灣能有這樣的機會是不定期的。還記得我帶著11本護照去到由丹麥辦事處代辦的挪威簽證,那個辦事員睜大眼睛好奇的問"什麼靜坐營?",”沒想到靜坐竟然也變成挪威的出口大宗!!” (哈哈,是啊,不是只有北海鮭魚喔)。

而且,這個北歐發展出來的靜坐文化,真的很特別,與宗教無關、無須盤腿、無須排除雜念,靜坐營裡大都充滿喜悅歡樂氣息(這點讓我幾位學習禪坐的朋友很不以為然,呵呵),與東方固有靜坐文化非常不同。經過25年的靜坐,越來越能體會這個方法是如何落實在現實生活裡,對自己、身邊的家人、親朋好友以及同事們之間,如何產生影響。

靜坐如何回到腳踏實地的日常生活 攝影者: 陳清文

終於2011年春天在北埔惠森林場開始,逐漸地每年台灣雅肯靜坐者也有了自己的一週長時間靜坐營。今年來到2021年,因為台灣疫情一度嚴峻後,防疫措施採高格調規定,帶來很多不確定性。

然而能夠每年參加一次長時間靜坐對於靜坐者的幫助很大,在不輕言放棄之下,台灣雅肯與已有辦理兩年線上長時間靜坐營的國際雅肯團隊討論,在他們提供的的技術與經驗協助下,首次採行全程線上辦理。每位靜坐者,無論初次參與或者已有多次參與者,可以在自己獨立安全的空間(或者是自家空間,或者是自己喜愛的場地,或者與其他參加者相偕前往陽明山聖佳蘭會院),開始此一心的旅程。

2021的遠距秋令營,將從11月11(週四)-15日(週一),以下列方式進行:

  • 秋令營為期五天,每天練習三個小時的靜坐是一個長時間靜坐的絕佳機會。
  • 線上中英文靜坐輔導組,由北歐及台灣靜坐老師分組帶領。
  • 每天早晨的靜心瑜伽、下午的散步談心及團體靜坐,也是獨具巧思的線上安排。
  • 每天的夜間座談於線上由賀倫博士用英語主持座談及Q&A,艾皓德老師即時翻譯。
  • 每晚安排不同線上大團體聯誼活動,以促進彼此的認識與互動。
  • 固定的線上會議室,方便各項活動進行間,有任何疑問,都有專人線上協助。
  • 全程線上,雖然你我仍將面臨自律精神,以及使用上的挑戰,相信我們可以一起度過疫情考驗。
  • 秋令營適合已學過雅肯靜坐者,無論經驗多寡,詳細課程資訊請點選秋令營。尚未學過而有意參加秋令營,可先參加雅肯靜坐初級課程(最近一期,9/25開課,詳細課程資訊請點選初級課程)。

本文作者: 呂春熹 特色圖片提供: 鳳蝶秋訊 陳清文

紅塵裡的靜心

在新冠病毒疫情後,2020將是重塑個人與世界面貌的關鍵年!

今秋賀倫博士將再度來台帶領專屬台灣靜坐者的長時間靜坐營,讓我們把握這個與他面對面討論個人靜坐的寶貴機會,重繪個人的生命藍圖。(秋令營時間、地點及報名連結等詳細資訊,請見最下面)

輕鬆、活力、覺察

一週的靜坐營提供雅肯學員密集練習長時間靜坐的機會,以期能退去潛藏在心靈深層中的壓力和肌肉的緊張狀態,從而獲致寧靜而敏銳的心靈結構。藉由熟練雅肯靜坐的方法,將使學員逐漸覺察自己既有的、卻不自知的行為處事模式和情緒感受表現,進而能有所調整。

這樣的靜坐營要在我們台灣本地舉辦已屬難得,更值得珍惜的是此靜坐營是由雅肯靜坐創辦人賀倫博士親自帶領、專屬台灣雅肯靜坐者為期約一週的靜坐營。

賀倫博士一向很注意著台灣雅肯靜坐者的靜心質地發展,與他1998年初訪台灣,首次在台灣(埔里)帶領的國際靜坐營時已大有不同,且更能與他激起探討生命本質的火花。一次又一次靜坐營裡的夜間談話的開放、真誠與深度,在在讓他感動。所以雖然年事逐間增高的他開始減少出國的次數,在台灣雅肯志工們及艾皓德老師的懇請下,將再次於今年秋天來到台灣。賀倫博士以此表達了對台灣靜坐者的愛惜,也希望台灣靜坐者能把握當面請益的珍貴機會。

秋令營由賀倫博士主持的夜間座談是一天裡的高峰點,在此集體激起生命火花。

賀倫博士不僅是行為醫學教授、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更是壓力精神病學、醫學教育、團體歷程及放鬆方法等方面研究的專家,長期帶領相關領域專家的實務工作坊,歐美知名。就雅肯志工多年與賀倫接觸所觀察到的是,身為跨多領域的專家,平日裡與人寡言,然他的眼神流露的是對人的平等、同理及關愛,只要你真 誠與他互動,其實可以看到的是一個慈愛又幽默,且具有赤子之心的賀倫,而不僅僅是一個專家、博士。而他所帶領的座談或討論,所用的言語既中性又簡潔精確,比溫言軟語更有力,更能讓人有醍醐灌頂之效。

這是自台灣雅肯創立以來,首次在台北近郊的北投捷運會館辦理一週長時間靜坐營。自2020年11月8日至11月14日止。

  • 秋令營為期七天六夜,每天練習三個小時以上的靜坐,是一個長時間靜坐的絕佳機會。
  • 每天都有靜坐、輔導、座談、瑜伽與散步。
  • 不僅可以藉此增進靜坐的技巧,並且可以將壓力釋放、獲得深層的鬆弛,同時還可以提昇活力和自我覺察的能力。
  • 營地設於北投捷運會館(會館僅提供參加課程者住宿),位於關渡平原上,環境幽靜,有如紅塵裡的桃花源,提供深度靜坐的理想環境。
個人靜坐體驗與靜坐心理學互動,實踐與理解雙管齊下

夜間座談

每天晚上的夜間座談,由賀倫博士親自帶領。研討內容主要是以個人靜坐的體驗為出發點,把靜坐心理學的觀點與真實體驗密切連結。博士以英文表達,艾皓德(Dr. Halvor Eifring)老師即席提供中文翻譯。

靜坐輔導

靜坐輔導有中、英文組。

心動不如行動

秋令營適合已學過雅肯靜坐者,無論經驗多寡。尚未學過而有意參加秋令營,可於初秋先參加雅肯靜坐初級課程。請按此報名

學費包括課程及食宿(奶素),不含交通費。每人學費如下:

單人套房: 每位早鳥價: 18500元,一般價21000元
雙人套房(兩大床): 每位早鳥價: 17000元,一般價19000元
住宿期間憑房卡可免費使用健身房、游泳池。
早鳥價報名截止日為2020年10月5日(早鳥價繳費截止日為10月15日),各種房型有限,以繳費時間為先,請把握時點。
退費辦法:10/31(含)前通知取消八折退費,之後五折退費。
諮詢電話: 雅肯靜坐學會 02-2362-3447
請按此報名

想知道更多有關賀倫博士的資訊嗎? 請點選嚴肅而慈祥的智者

參加雅肯靜坐初級課程 (課程日期規劃中,不日推出)

特色圖片: 台北101 攝影者: 陳清文

靜心北海邊

每天的靜坐對日常帶來的好處,反之,日常環境的先決條件也對每天的靜坐靜坐效果帶來限制。因此每年都有雅肯靜坐者在台灣或遠赴挪威參加長時間靜坐營。

~ 引自"為什麼需要長時間靜坐"一文

2019年夏天來到挪威參加夏令營與深度營的台灣靜坐者有林婉玲、張均嫚、林艾萱及郭瓊如。他們都是上班族,對於這難得的經驗,當然有話要說。如果讀者覺得聽不過癮,可在遇見她們時進一步深談:

林婉玲 (於2018秋天參加初級班)

今夏,在心靈上,寧靜致遠!好似享受內在平靜與自由的假期。

參加靜坐營讓自己遇到許多不同的靜坐者,促進許多的學習。聽了許多人的生命故事議題,及靜坐給他們的一些省思與新的方向。靜坐也帶給我自己的一些新的悟點與小小漸進的改變。例如對自己有更深的靜坐技巧的探索與學習。靜坐歷程中的許多現象,例如以前比較不夠放鬆,比較死守原則。如對雜念的態度,常常很主動的中斷等等,都在靜坐裡及輔導探索裡發覺到。

張均嫚 (於2017春天參加初級班)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長時間靜坐營。也是首次參加北歐的國際靜坐營,與兩個非常好的朋友一同參加非常開心,我非常感謝雅肯靜坐營在我生命當中,給予我很多的力量,與巨服的機會。透過輔導裡,非常細心與耐心的抽絲剝繭的,讓我逐漸去正視內心與內在不願意看到,不願意提起的過往……。當你正視面對,它就像一座冰山慢慢的瓦解掉,你曾經的過去與傷痛……。讓自己透過靜坐的力量慢慢的修護,醒思!

另外參加這次的靜坐營我最實際的改變就是我已經戒咖啡,並更勇敢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林艾萱 (於2017秋天參加初級班)

很開心自己帶著自己敞開的參與了這次的靜坐夏令營!

這次長時間靜坐對我而言有許多的驚奇!

最大的改變應該是,我更規律的每日靜坐,以前總是會以工作忙碌、累了,來當藉口,這次挪威回來後我自然的養成了每日靜坐習慣,這應該是最大的收穫之一吧!

曾經一些過往的事件或關係,對我而言已經是忘了或認為不會再影響我了,但其實它只是躲在我心的黑暗處,透過了長時間靜坐過程,深深埋藏的這些殘餘悄悄地浮現,透過團體輔導讓我有機會覺察並放下,這是我意想不到的結果,也是很大的收穫呢!

另外,曾經有咖啡癮的我,沒喝咖啡就全身不舒暢,靜坐營回來之後,喝不喝咖啡都無所謂,以前一天至少一杯,現在可能兩三天才喝一杯,看待周邊人事物的眼光也有不同的見解與同理,這是另一個收穫!

郭瓊如 (於2016秋天參加初級班) 

兩年多前朋友一句:「很簡單,不用盤坐,只要用輕鬆的態度靜坐就好了!」

就這樣開始認識雅肯靜坐。兩年多來,朋友常會問我:你在靜坐中獲得什麼?關於這樣的問題,我總得想一下才回答得出來,因為生活中確實有些變化,但又不是翻天覆地的不一樣…

在初級課程時,在靜坐的過程中,有些已經被遺忘得很久的童年記憶突然浮現,這樣的經驗,讓我覺得大腦中好像有些東西慢慢在被重整,課程結束後,我開始規律靜坐,慢慢發現自己在工作中專注力提升了,生活裡還是免不了有情緒、擔憂,但浸在其中的時間,似乎沒以前長

半年多後我參加了長時間靜坐營,在幾個小時的靜坐中,,全然地跟自己在一起,沒有別人,只有靜坐聲音,伴隨著自己的擔憂、焦躁、不安、不耐煩甚至是疲累。靜坐後在一次次的團體靜坐輔導中,我發現自己有些行為模式一直重複出現,發現時我相當訝異,也許以前曾經有想過,為什麼事情總是這樣發生,但沒認真想下去,但在帶領老師的引導下,在傾聽別人的故事中,慢慢也省思了自己。晚間創辦人賀倫博士的座談也是我喜歡的部分,賀倫博士講解了很多關於靜坐時頭腦的運作的理論,對於頭腦型凡事要理解、確認後才行動的我來說,給了我更多規律靜坐的動力。

今年7月,我跟兩位好朋友一起飛到挪威參加長時間靜坐營,抱著開心、度假的心情,飛越了千萬里到了挪威,沒想到那些隱隱約約影響我對自己的價值、自信心的童年經驗,經過時間、空間的挪移,還是在靜坐中悄悄地浮出冰山底層,再次讓自己看見!靜坐後散步到湖邊,吹著風、也看著風吹過綠色的麥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感覺自己在靜坐中出線的騷動、煩躁,也被大自然輕輕地安撫著、洗滌著!這次團體輔導中文組我們只有3個人,春熹老師耐心陪伴了我們走過各自的歷程,朋友說在每一次的小組輔導中,她都看到不同的我、認識不同的我…我想不只是這兩位朋友,我也在認識不同的自己、隱藏的自己!有次夜間的座談,賀倫博士講的主題是低自我意象與愧疚感,博士說這兩個是個狡猾的東西,總在隱隱約約的時候出現,在無意識下影響著你,也影響後代,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來療癒…,對於從事身心療癒工作的我,從個案的身上看到很多故事,所以我深深理解這些靜坐歷程。一回到台灣,生活中的事件馬上就考驗了我,同樣的情境,我發現自己變得更有力量、更穩定處理事件的發生! 如果問我為什麼選擇雅肯靜坐?我的答案是:當生命遇到困境時,我需要一個人靜靜思考,但想不通時,我需要有人陪伴、討論;頭腦型的我,也需要有實證與理論來讓我的大腦理解靜坐的過程與效用;生活中我用很多時間交朋友、旅行,這一切我都在雅肯得到滿足!如果你也在找尋一種不同的方式體驗生命、生活,雅肯靜坐值得你花點時間來體驗。

今(2020)秋11月8-14日,賀倫博士即將來到台灣帶領雅肯靜坐者的一週長時間靜坐營,靜坐營每晚的夜間座談可以與賀倫討論靜坐體驗,係由艾皓德老師現場全程口譯,機會難得請勿錯過。尚未學過雅肯靜坐的人,歡迎先參加台灣雅肯之家辦理的初級班。

◎也有給尚未學過雅肯者的初級課程,請分享身邊的家人及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