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距離

雅肯靜坐教學的互動裡,常常有人初學時,因為不想要有雜念,會傾向於稍微用力地回去默念靜坐聲音。後來逐漸了解雜念是靜坐的主要成分(自然心靈活動)的一部分,是需要接納的,但是接納不想要的雜念是蠻大的挑戰,於是就有人體驗到靜坐裡如果與雜念保持距離,或者說用中立旁觀的角度來看此雜念,就可以做得到了。

攝影師:Trace Hudson

那到底這樣的中立旁觀的角度,以雅肯靜坐方法,一種非指令性的靜坐而言,是否正確呢? 這主題討論起來應該是很有意思的。最近正好因為台灣雅肯預計出版"The Power of the Wandering mind"的中文書,翻譯團隊開始著手翻譯。其中有篇"Morality Without Alienation" (暫譯"沒有距離的道德判斷")。文章涉及哲學思辨頗為複雜,故在此就只提提文章裡的一個靜坐者在靜坐裡採取保持距離的例子(感謝林婉玲提供文章中譯部分):

瑪德蓮是個社會工作者,並且非常投入她的工作。她很容易與她的當事人建立聯繫,對於他們的困難處展現很大的同理心。她對於這個工作非常積極,並且不遺餘力地幫助她的個案。而且經常是成功的,然而偶爾也會遭遇挫折:如個案酗酒或吸毒的問題復發,或移民拒絕她的建議或幫助,這些都讓她感到沮喪。

瑪德蓮正開始一段新關係。她被這位新伴侶深深吸引,並且期待這段關係可以比以前的更持久。然而,她偶爾會被嫉妒與沒安全感所淹沒,她為自己這些感覺感到慚愧,並且了解它們是不理性的。盡管能這麼想,但她還是為這些付出代價,她越來越容易感到疲倦。因此聽到有人提起一種非指令性的靜坐方法(雅肯靜坐)可以紓解壓力與緊繃,並且在生活中產生恢復活力與增強精力的效果,於是就報名參加課程。

瑪德蓮從首次的靜坐,立刻感到它的效果。她感覺到身體的放鬆,以及思緒很容易從一個記憶流到另一個記憶,之後並感到重獲活力。她對自己說,這就是我所要的方法: 終於找到有幫助的法子了。

然而,過了一陣子,瑪德蓮對她的靜坐不再那麼著迷了。她感到她不再像一開始時那樣放鬆,而且不開心的思緒佔據了內心:想起有天與個案相處上發生的困難、擔憂他們會不會遇上問題、還有懷疑她與新伴侶的發展。她的靜坐就是不再像剛開始時那樣感覺到美好,她想知道為什麼。她注意到自己想要避免或逃離這些不愉快的思緒,但靜坐卻相反地一再地把她推得更近。(有經驗的雅肯靜坐者閱讀至此,應該會說那是明顯化過程,這是對的,只是有點簡化,下面我們繼續探討)。

在靜坐中,瑪德蓮重溫了近來與男友相處的一些讓她極度嫉妒與缺乏安全感的情境。那些情境本身似乎相當的中性與平凡:她的伴侶碰巧遇到他人而談些普通的事情、或是他正在讀一本書,比較想繼續讀而沒有跟她瑪德蓮說話。

瑪德蓮認為在那些真實的情境下,自己的嫉妒與沒有安全感的感覺是如此地強烈又不恰當,這些感覺似乎是反映她的主觀性的扭曲,而自己卻沒能與這些感覺保持適當的距離。

基本上我們可以同意她的看法。瑪德蓮想著“我不應該有這種嫉妒與不安全感”。這些感覺使關係惡化並且讓生活變得困難,因此她試圖採取隱藏或壓抑或逃避等可以與它們保持距離的方式,不想要對它們採取任何行動。

然而,如此做了之後,在她的靜坐中,那種嫉妒和沒有安全感變得更強烈。它們展現出一種壓倒性的力量。她認為如果沒有這些,靜坐會比較好些。她想要跟這些嫉妒與不安全感保持距離,想要擺脫它們。她很自然地認為這才是對的,而且也是該做的。畢竟這嫉妒不但折磨她,而且也在她與伴侶之間造成困難,她想要擺脫它。

瑪德蓮的自我了解及對靜坐問題的解決方式,看起來是有道理的。瑪德蓮覺得她"不應該"感到嫉妒與不安全感,而且這會引起她與伴侶間的痛苦。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為了能適當地看待她及伴侶,她必須遠離這些負面的感覺。她想讓感覺“少一點瑪德蓮”,而更像是在觀察他人的角度的感覺。

瑪德蓮這樣的認知在日常生活是很正常,也可能帶來減少負面感覺的短期效果。然而主觀的情緒是沒有是非對錯或好壞,甚至在心理學的角度,情緒是可以救命的,所以在演化裡沒有被淘汰。重要的是情緒是受什麼影響而產生。這個背後的無意識的影響才是導致行為適宜與否的重大因子。

因此,或許瑪德蓮應該去接近她的忌妒及沒有安全感背後的那個可能扭曲事實的影響因子,才有機會去調整。文章裡指出:

非指令性靜坐所促進的成長過程的部分貢獻即在於,逐漸發覺這樣的自我扭曲。通常這隱藏深處的主觀觀點在我們的心理也是根深蒂固,使得我們很難發現並了解它們。想要發現它們,通常可從一對一或團體討論靜坐裡,藉由言語表達而帶來不同觀點的啟發或揭露。

從非指令性靜坐的觀點,瑪德蓮那種用保持距離來解決的方式是沒有效的。她想要與這些感覺保持距離,藉此擺脫它們,結果反而讓自己可以更加認識這些感覺及那些隱藏於其後的驅動力量的可能性悄悄溜走。也就是她只是表面上有一種超然的樣子,自以為沒有受到這個隱藏力量的驅使,其實是拒絕自己得以接近及接受並逐漸改變這些感覺的機會。

最後回到我們實際靜坐的體驗上,想想下次當靜坐裡出現: 外在環境有無法改善的噪音、身體不知為何感覺卡卡地、令人不自在的思緒、情境,或者只是莫名的煩躁時,嘗試以當下能力所及的程度,盡量柔和(相對)地回去默念靜坐聲音,去接近那個感覺,靜坐後與靜坐指導者談談,或許逐漸地,能讓隱藏其後那個無意識的驅動力量浮現出來,並進而有調整的機會。

雅肯靜坐法與宗教無關,無須盤腿,無須排除雜念。有興趣或進一步諮詢者,可以點選以下方式與雅肯聯絡:  雅肯官網LINE臉書

本文作者: 呂春熹 特色圖片攝影: 風雨中的寧靜  陳清文

請進一步訂閱靜坐文化最新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