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肯靜坐的無聲之音

在許多不同的靜坐型式中,靜坐聲音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包括雅肯靜坐也是。那個可以刺激身體的放鬆反應,並引導我們深入心理及存在層面的探索歷程的靜坐聲音到底是什麼?

聲音與能聽到聲音是人類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事實上狗的聽力比我們好,而我們的視力又比狗強,也許就是這個原因,讓我們誤認為人類的視力應該比聽力更為重要。然而據說: 失去聽力會比失去眼力更具創傷性,並會帶來更大程度的自我孤立。甚至在人們面臨死亡的最後時刻,聽說聽覺,以及緊握他人之手的觸覺,是最後消失的身體知覺。

意識的層面

科學家已經發現,當人們進入昏迷狀態時,或是很明顯地已經失去意識時,例如在手術進行當中,就某個意識層面上,失去意識的人仍能接收到周遭的一些信息。當他們清醒並再次回到意識狀態時,也許他們並不會記得,但那些信息會影響他們後續的行為。譬如會刻意避開某些人,那些人可能是在他們失去意識時,曾說過有關自己的一些不友善的話語的人。這表示聲音會傳遞到超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可以覺察的意識層面。

也許這部份說明了何以聲音會普遍地被利用來作為靜坐工具的理由了,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認為,用聲音作為靜坐工具,比起其他以視覺影像或身體知覺,甚至呼吸作為工具的靜坐效果來得更為深遠。

靜坐聲音的使用

不同的靜坐派別使用聲音的方式也有差異。在自然學派的靜坐,你可以採用自然的聲音,好比水流進溪流、河川或瀑布的流水聲,還有風穿過草地或樹叢的聲音;或正念靜坐,則常以周遭的聲音作為靜坐工具,包括鳥兒的美妙歌聲或是蟋蟀的瞿瞿聲,甚至是通風設備的規律雜音,交通吵鬧聲,遠處人們交談的聲音,或是你自己的呼吸聲。

一些佛教的靜坐,常以自己的呼吸作為特定的靜坐工具,那當然是更接近內在的部份,但仍然是與我們實際的身體緊緊相連。它仍是屬於外在身體與內在心靈間的交集層面,並且在內在的自發性與外在控的制之間擺盪,因為你可以讓你的呼吸自由運作,或有意地控制呼吸。

即使是把靜坐的焦點很明顯地放在有意義的話語上,如果一再重複這些話語,則這些話語的純音,與它文字上意義,一樣重要。。就像在東正教的教堂裡,人們經常會重複念誦「哦!主耶穌,神的兒子,請憐憫我這個有罪的人」,或中國佛教,以一半梵語一半中文的「南無阿彌陀佛」(意思是向阿彌陀佛致敬)。更明顯的例子是,基督教徒念誦希臘語「基利耶」、希伯來語「哈利路亞」及亞蘭語「瑪拉拿他」,卻大都無須明白其原意。在日本的許多佛寺裡,縱使很少日本和尚會漢語,每天早上都還是用漢語背誦著佛教心經。

沒有意義,沒有旋律

相對於上述宗教式的短誦,雅肯靜坐的聲音既沒有直接開放?,也沒有暗含意義。雅肯的靜坐聲音包含一些由子音或母音或雙母音所組合成的一種特定、有韻律的形式。從這個角度上而言,雅肯的靜坐聲音也和傳統的印度咒語不同,這些傳統咒語常常直接就是一種聲音,又或者暗藏著與印度神祇有關的語意或象徵性的連結。反之,雅肯的靜坐聲音是中性的,沒有任何語言學上、情感上及象徵意義上的特質。

這個中性特質是很重要的,因為靜坐聲音須配合輕鬆開放的心靈態度的原則,讓想法與感覺可以在靜坐歷程中順其自然,自由來去。如果是重複默念一個有意義的靜坐聲音會很容易地變成一種自我的暗示,會積極地將心靈帶到事先設定的目標,並且會阻礙其他許多不合此目的的心靈活動自然流動。在雅肯靜坐中,其要點在於讓心靈自由開放,放手讓靜坐歷程帶你到一個不是事先想像可達的地方。

中性特質的另一面是指不具特定的旋律與音調模式。在雅肯靜坐中,一個相同的靜坐聲音可以用高的聲調展現,或低的聲調,甚至平的聲調來默念— 在如此特性下,旋律是不重要的。我們都知道音樂的旋律往往會帶來情感上強烈的聯想。而雅肯靜坐聲音的中性設定,就在於它可以保留原處?或超越音樂所引起的情感。也許中性特質的靜坐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枯乾單調,但當它與內在的靈敏度結合時,將容許更多的感覺的存在,甚至觸及內在心靈的更深處。

個人化意義

即使沒有字面意義或音樂性旋律,不同的靜坐聲音仍能對我們產生不同的效果。我們從詩詞的語言表現上可以知道,節奏、押韻、和其他聲音的效果常常是比字面意義來得更重要。另外有個非常有名的語言學實驗,是以maluma和takete兩組沒有意義的聲音,請受試者將聲音與一些視覺圖形作自由配對,結果顯示這兩個不同的聲音組合,確實會產生蠻特定的聯想。(請參考雅肯出版品: 靜坐行旅,第90頁)

Maluma takete effect

縱使靜坐聲音在語言、情感、象徵上具有中性特質,但並不表示它們對個人的感知也是中性的。我們發現,在經過了幾年的靜坐後,靜坐者在換了個加強的靜坐聲音— 通常相較於初學時的聲音,是比較長、且較豐富的聲音組合,而且針對這個新的且較複雜的靜坐聲音而言,除了默念時,本身就具挑戰性外,不同的靜坐者就有不同的反應。有些人感到愉悅,並覺得新的靜坐聲音能幫助他們在靜坐中帶來新的個人議題。有些人則會產生抗拒感。不論哪個情況,靜坐聲音的改變都帶來靜坐歷程的變化。

在一個神經科學的實驗中,靜坐者被要求做兩件不同的事情:首先重複默念一般的靜坐聲音,然後再重複默念另一個中性、但被認定不適合在靜坐裡使用的聲音:liskebrokk。透過核磁共振(fMRI),顯現出不同的效果。在默念一般靜坐聲音會顯現活化的特定區域,但如果用那不適合靜坐的中性聲音來默念,就沒有這樣的現象。

內在的聲音

當然事實上,雅肯靜坐並沒有實質的聲音。它好比是一段聽過後一直在心中迴旋的音樂,靜坐時並無須用發聲器官去產生這個聲音,也無須用耳朵去聽見它,它只是在你心中迴旋著。

你也會發現,當靜坐歷程到了一切都靜止時,重複默念靜坐聲音也會有著不一樣的方式,從一個有點清楚、幾乎是發出實質聲音的方式— 就像你正準備用發聲器官說出一個聲音,到各種不同心理默念程度的方式。當你有所選擇時(通常是沒有的,因為輕鬆不用力地默念是最高原則),則應在重複默念靜坐聲音時,盡量減少與舌頭、嘴唇、喉部、呼吸、心跳或任何其他生理知覺的連結。

實質聲音是透過空氣中耳朵的振動而產生的,心理的內在聲音則沒有這樣的振動。這個內在聲音並不會減少它對身體與心靈的影響。相反地,這種聲音的效果,甚至更強烈、深沉與解放。這就好像我們重新探索一個聲音— 不只是它的生理振動,更是針對此振動所引起的內在回應。這個內在回應— 沒有生理振動— 正是靜坐所想要培養出來的

作者 Halvor Eifring 原文連結: The Silent Sound of Meditation

譯者: 林婉玲

今(2020)秋11月8-14日,賀倫博士即將來到台灣帶領雅肯靜坐者的一週長時間靜坐營,靜坐營每晚的夜間座談可以與賀倫討論靜坐體驗,係由艾皓德老師現場全程口譯,機會難得請勿錯過。尚未學過雅肯靜坐的人,歡迎先參加台灣雅肯之家辦理的初級班。

從腦科學了解靜坐效果…… 請繼續閱讀“靜坐可以延緩老化嗎?"

雅肯靜坐法與宗教無關、無須盤腿、無須排除雜念,係基於現代心理學的發展,落實於日常生活。在台灣由雅肯靜坐學會開設初級課程教導,有完整的教學系統,學過初級課程後即可在家自行操作。有關學習雅肯的初級課程,請點選初級課程

感謝特色圖片提供: 陳清文 台灣枯葉蝶的另一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