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與前瞻

好的身心靈的學習方法,需要不同世代的靜坐者,一棒接一棒,才能久遠地影響人心,對世界有幫助。

2016年夏天雅肯世界大會在西班牙庇里牛斯山麓舉行,約460位雅肯靜坐者從世界各地前來參加。大會即將結束時,一位年輕的雅肯靜坐者(Elisebath Heimdal Wærsted)在結業式上做出以下結語。內容連結了過去、現在與未來,連結了上一代、現代與未來世代。視野廣闊,就算不是雅肯靜坐者,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讀後也將心有戚戚焉。

 

這個世界大會是雅肯50週年慶的最高潮。50週年慶典是從今年1/27雅肯世界靜坐日開始,那天世界各地有很多靜坐者相約一起靜坐,來紀念雅肯在1966的這天由一群奧斯陸大學生創立。在巴塞隆納,柏林,卑爾根,漢堡,紐約,台北,新德里,奧斯陸,斯德哥爾摩,哥本哈根等等各大城市的雅肯靜坐者,在這天一起坐下來,閉起眼睛,輕鬆默念靜坐聲音。meditate around the world 修改後

週年慶固然一個要回顧的日子,但更是一個該往前瞻的日子。在這個世界大會的開業式,艾皓德說,這是開啟新的一章。既然現在大會快結束,我以為我們一起來看看,究竟開啟的新的一章是什麼,也是很有意義的。 自今50年後,在雅肯的100週年慶將會是如何呢?

那年將是2066年,光說數字就覺得抽象、很未來學,也覺得是好久以後的事吧。 此問題引起另一個問題:這個世界在2066年會是個什麼樣的光景呢? 我外公生於1913年。他買了一輛屬於自己的車,卻從來沒學會開車。這車最後是由他們的孩子們偶爾開著到處去。

我的女兒可能這輩子都不用學開車,如果自動駕駛車,如預測的,變成流通的工具的話。 這樣的改變會如何影響我們的人生其實很難說,我們只能想像情節。 在2066年或再早一點,我們或許可以在上下班的時間裡,坐在自己的車上靜坐;或者在長時間旅途上,同時作著長時間靜坐,如果那時的車子夠舒適的話。也或許我們可以在一處虛擬靜坐營裡一起靜坐,而無需大家遠途跋涉,就能聚在一起。 未來應會有更多科學研究的證明,而使靜坐變成生活中的主流或必需。各大公司只願雇請有靜坐習慣的人。

在此想像著這些科技及將來的一些未知的改變將如何改變人們的生活時的我,卻也覺得很安心,因為雅肯靜坐是無時間性的。

未來世界不管將如何連結,沒有人可以幫你靜坐,你必須自己去坐。你或許可以下載靜坐應用程式,它可催促你去靜坐,或做到讓你可以去向其他靜坐者吹牛你多常坐,又能坐到多久;又或者讓你利用它而得到靜坐輔導機會,但無論如何,靜坐這回事你都得自己去坐下來做的。靜坐圖一男

剛說的是有關科技的,另外還有關社會的部分,是我個人覺得更難想像。2066年全球政治將變得如何? 這困難也許是因為各大媒體那種持續地、自發性專注地報導最新頭條新聞,以致讓人難於脫離現實。 歐洲會不會分裂? 難民危機如何解決? 全球氣候將如何變化? 這些議題都非常複雜,也很怪異。需要許多來自各方不同的探究,不幸的是,傳播不實訊息是這麼容易,甚至似乎比傳播事實更容易。 也因此社會變得更容易被分歧,成為兩極,人們也因此更容易被恐懼與無知所驅使。

雅肯該如何與這樣的世界互動呢? 靜坐體驗與輕鬆的心靈態度讓跨越界限變得可能;它為更開放,好奇與踏實的心態鋪路。 不用像目前世界某些地方的戰士一樣,為防衛自己的信念去攻擊他人。我們比較像童子軍,不用努力地去說誰對誰錯,而是預備好隨時能調整意見。我們並非無知,而是隨時也能為必要時戰鬥。這樣的方式在於我們確實能即時質疑自己,例如說,由文化所造成的態度與習性。

雖然雅肯組織是中性的,但它也是一種文化脈動,會引發某些人的挑釁,有如在長時間靜坐營裡,它的方法可以挑動人們內在的東西。 我們的靜坐方法確實是全球性的,與文化,宗教及政治信仰無關。然而,此靜坐方法ㄧ樣地用在世界各地時,那些因靜坐而浮現至表面的議題,卻是受不同的國籍與個人歷史所影響,例如,在德國,戰爭已是一種世代移轉的議題。 靜坐內容不僅受文化影響,也受我們如何吸收學生或教學所影響。事實上,雖然很多因靜坐實踐所產生的議題或許可能會不同,但人人所使用的方法卻是一致。

雅肯是個國際組織,雖有強烈的斯堪地那維亞的根源,但同時又具有高密度的地區性特色,是由來自16個國家的靜坐者、帶領員、靜坐老師們組成的社群。我們都彼此都需要去融合對方的地方性文化或當地習俗,以免分裂。

雅肯靜坐方法是無時間性,也是全球性,它帶給現代人所需的休息,無論是日常生活或靜坐營裡,我相信,它也會存在於未來。 雅肯組織已為未來有所準備,但我們面對人口學的挑戰,與現在西方世界面對的問題ㄧ樣。嬰兒潮已退,我們都將活得更長,也須工作更長,我們必須以少勝多,至少在人力資源上是如此。. 雅肯立基於志願工作,相信大家在此地,都看到雅肯是輛好車,但再看看清楚,它其實也已老舊,即使是有著羅斯萊斯的品質。 誰將會在未來駕駛著它,誰會為它加油,磨光,或冬天來時換輪胎呢?

雅肯永遠不可能變成ㄧ輛自動駕駛車,正如我剛才說,因為沒人可以為你靜坐。同樣的原理,沒人會幫你讓雅肯永遠為你而活。 我們花了50年發展,促進此靜坐方法,讓人們與鬆弛,恢復精力及內在成長的可能性接觸,這是雅肯在1966年的遠見。

Hands Planting Small Tree with roots in a garden on green background

當你旅途結束到家了,如果你認為我們的視野值得推廣,我請你們想想,現在的我們能為2066年的雅肯週年慶做些什麼? 這是對你的呼籲,想想你能為這輛車未來能繼續行駛著,而做些什麼? 不管你認為它是羅斯萊斯,或僅是輛skoda捷克國民車。

沒有任何工作是微小的,去向同事,朋友或親朋好友推介;在公司開始ㄧ個雅肯靜坐初級班;或在下次團體靜坐帶點小點心。 或者當雅肯的志工。 未來從此刻開始,至少在明年的7/25,有個在瑞典Lundsholm即將開始的雅肯青年營,我們可以相約再見。

今(2016)年的瑞典紡織學院的畢業典禮上,時尚設計科的教授對畢畢生說,即使你多年苦心創作的時尚可能在ㄧ夜之間煙消雲散,還是繼續創作吧。時尚設計領域雖與雅肯南轅北轍,但他所說不失為作為對雅肯的忠告。

“繼續做吧",是能讓雅肯成長。我們有限的資源,例如行銷,雅肯某方面說其實也是脆弱的。 然而1966那些創立雅肯的挪威大學生,以及那些後來加入雅肯的人,可曾想像今天有個來自16個國家近500位靜坐者的夏日靜坐營呢! 我們無法知道我們能為未來帶來什麼,但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創作、繼續做就是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