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而慈祥的智者

2018靜坐營賀倫博士專訪

由於賀倫博士年事已高,他每一次的飛行來台,更顯彌足珍貴,況且台灣的靜坐團體不像北歐那麼龐大,賀倫博士跟我們的距離,相形之下,比較沒那麼遙遠,今年〈2018〉秋天的靜坐營,我們決定把握機會,鼓起勇氣,採訪賀倫博士。

得到賀倫博士應允的時候,內心實在既雀躍又忐忑,擔心我們根本不具採訪專業,面對他這位大人物,會不會把事情搞砸?而且我們準備了一些很直白的問題,他會不會拒絕回答呢?2018秋令營團照

我們顯然多慮了,賀倫博士接受採訪時顯得既包容又慈祥,對於所有問題都是來者不拒。我們知道大家對他所說的每一個字必定視若珍寶,決定照錄如下:

問: 是什麼原因使你這些年願意大老遠飛來台灣,親自給我們做教師訓練課程以及帶領靜坐營?

賀倫: 台灣有很精緻的靜坐團體,雖然不大但有很好的人參與其間,也有再大一點,或許可以再擴展一些的靜坐團體,而且還有區域性的年度靜坐營,這些都是我來到這個美麗島嶼的原因。

問: 經由這幾次靜坐營中許多靜坐者的提問,請問你對台灣靜坐者的觀察與看法?

賀倫: 這裡的許多靜坐者都是很認真的,而且都有長時間靜坐的經驗,這是非常好的,要了解這個靜坐法需要長一點的時間才能真正發現它的獨特性,剛開始學的人可能會對它有一些看法,但繼續下去之後,就會發現它的深度,這是開始的時候不容易發現的。在這個國家能夠有一群人了解靜坐更深的意義與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我會一再來到這裡的原因。步步小心活動照

問: 我們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在17歲就學習靜坐,而且在21歲時前往印度學習?

賀倫: 我的內在有一種精神取向,而學習瑜珈和靜坐使我深深被滋養,它喚醒我對這種生命樣貌的好奇與興趣,並看到內在生命的價值以及把它彰顯出來的意義。在印度的學習是很強烈的經驗,使我了解雖然我會繼續在學院內學習,得到學位、工作,但靜坐與瑜伽將是我人生的中心目標。

問: 你在印度曾經經驗到很難忘的事嗎?

賀倫: 印度有很多不同的現象,有許多靈性大師,其中有一些認真而真誠,使我了解到人有一種精神性的生命,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它,並漸漸確立及了解到我接下來的人生都要做這件事,我也漸漸對我自己的靜坐及與他人分享此學習有了新的領悟。在印度遇見的人裡面,有些人告訴我什麼不該做,有些告訴我它的價值,這些好或不好的經驗都很重要。

問: 你對於自己最早從印度得到啟發,後來又回印度教導雅肯靜坐,有一種歸根的感覺嗎?你相信人有前世嗎?

賀倫: 這並不特別跟印度有關而是跟人的存在以及人的本性有關,有些文化離此較近,有些離得較遠,但每個人內在都有此潛能,對我而言,印度雖然是個起點,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國家。我生下來就是個素食者,而且一直素食,這在我的國家是罕見而不尋常的,很多人因為健康或宗教的因素認為我將因此而生病或死掉,但結果並非如此。我二十一歲到印度時,發現大家都素食,不素食才顯得特別,這使我感到聯結,並領悟到在家鄉不被認可的生活方式,在這裡卻能被接納。靜坐和素食使得印度在我心中擁有重要的位置,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來自這裡的文化,它尊重你本來的樣貌。

對於前世,我不能說自己信或不信,而是對此保持開放的態度,很多印度人及其他人,因為我可以這麼快的進入素食、瑜珈、靜坐這樣的生活方式,就認為我跟印度應該前世就有關聯,這可能很接近事實,也可能毫無意義。但這些對我並不重要,我認為重要的是今生做了什麼,如果有來生,今生做的將決定未來會發生什麼。

問: 雅肯已建立完備的體系在許多國家協助個人的成長,你認為在哪些方面還需要加強?

賀倫: 第一、我們需要更多真正了解這個靜坐法最深刻價值的人。第二、我們已建立了教導的傳統,可以幫助人了解內在生命並得到成長,而通過書籍與教材則可增加我們對人性及傳統教法的了解。

問: 你有想過沒有你的雅肯會如何運作嗎?

賀倫: 是的,我的腦子充滿了對這件事的想法,雅肯現有的訓練系統已非常成熟有力量,可以提供雅肯繼續成長,但重要的是讓其他人了解雅肯的價值。人們很容易認為我不在,雅肯就無法繼續,但事實並非如此,在北歐及其他國家已有許多人對雅肯有很深入的了解,這些都可以幫助雅肯走得更遠。

問: 你認為台灣雅肯還有哪些部份需要再加強?台灣早已存在許多其他傳統的靜坐法,要如何讓人們知道雅肯的不同?

賀倫: 我想住在這裡的你們會更清楚需要加強的地方,但你們也要了解,人們對雅肯的興趣會像浪潮一般,有時多些,有時少些,總是來來去去。過去如何將來也可能會如此。我在挪威剛開始推廣雅肯靜坐時,當時的歐洲很少有其他靜坐活動,現在則有許多,其中有的不夠嚴肅,有的目的是為了賺錢,對一個初學者來說,很難分辨何者具有真正的價值。許多靜坐法都宣稱可以達到什麼效果,但長時間看來,有些靜坐法無法實踐他們的承諾,而雅肯則屬於能真正實現效果的這一類。秋令營活動照一

許多人想把靜坐跟宗教結合在一起,他們喜歡去寺院靜坐,而對雅肯靜坐法不感興趣,但在深層的意義上,雅肯靜坐法可以得到更多,但可惜的是人們常常因為情境買單而忽略了內容。

嚴肅的問題在此畫上句點,雖然這也是我們在跟其他人談到雅肯靜坐時常常遭遇到的困境,一個不追求奇幻境界而往內在深處一步步如實邁進的靜坐法,該如何讓更多人了解它的可貴呢?

但我們很快就進入較個人的話題,畢竟這個疑惑已經存在很久了,問到賀倫博士喜歡去雅肯附近的某家我們覺得很一般的素食餐廳這件事,他立刻開心地笑了,〈他很少笑,但笑起來真的溫暖慈祥如冬日陽光!〉他特別愛喝那裡的咖哩湯,直說它的味道是別處沒有的,連印度都找不到。〈關於賀倫博士愛喝湯這件事,我們在這次靜坐營也見識到了,用餐時間只見他幾回起身去舀湯,這讓我們有機會在他裝湯的時候跟他打個招呼,他也會親切回應哦!〉

問到他對台灣的印象,他一直說台灣每個地方都有它的特色與美麗,還直說我們真的很幸運能生活在這個美麗的島嶼上呢!

賀倫博士這次來台期間得了感冒,上課時一直咳嗽卻還是不中斷講課,實在令人掛念他的身體,於是好奇,若自雅肯退休他會如何安排他的生活呢?賀倫博士竟然微笑著回答:「我會從雅肯退休,那一定是因為我的頭腦或身體不能工作的時候,到那時,我也已經很老了……」夜間座談照

賀倫博士這番話,讓我們見識到一個人如何真誠的相信精神生活的價值,如何一直在自己所信仰的道路上前進,並毫無保留的與人分享,誨人不倦。

這次靜坐營,他對我們所提出的問題,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同於禮記所說的小叩小鳴,他對我們往往小叩大鳴,就好像我們膽怯的問了楊柳,他卻給了我們一整個春天。

賀倫博士是以平靜而幽默的態度回答這個最後的問題,仔細想想,這不就是左傳所說的生死以之,以及日本武士道一生懸命的精神嗎?但且慢,再怎麼生死以之,一生懸命,賀倫博士早已用輕鬆的心靈態度面對它了!

 

採訪: 韓麗娟、張智傑  2018.11.10

記錄: 韓麗娟

於雅肯靜坐2018秋令營 – 宜蘭礁溪忠恕會館

 

又,2019新春二月裡有多次可以參加團體靜坐及其他活動機會喔,詳情請點選此處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